行业新闻
行业新闻
工作动态
对外交往
维权服务
它山之石

        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
The Green Volunteer League of Chongqing
电话:17723000412  13310244263
电邮:
17723000412@163.com 
地址:重庆大学高资楼11栋
邮编:400044
网址:
www.greenu.org.cn


首页>>行业新闻
垃圾危害有多大,连植物都变异了?
发布时间:2017-12-18 来源:绿联会办公室 编辑:123456编辑 浏览: 1710

坐落于南京市南郊风景带牛首山南沿,东邻宁丹公路,距水阁村居民点1.2公里,距市中心25公里、绕城公路3公里。这些文字的描述,让人联想到这里应该是一个风景秀美、交通便利的地方;但自从边上的垃圾场建成后,臭气熏天、植物变异(月季花长得比牡丹花还要大)、很多人莫名其妙就患了癌症。垃圾厂的使用已与百姓生活产生巨大矛盾,基于此南京市政府于2015年发出《关于及时关闭南京市水阁垃圾填埋场的建议》虽然水阁垃圾场至今关闭将近两年,但仍有许多垃圾暴露在外,附近居民每晚依然能闻到臭味。

早在2004年,人民网记者就到水阁垃圾场进行过调查。下面是报道片段:

“早已习惯恶臭味”

在通往垃圾填埋场的路上,记者却发现,沿途的植被仿佛集体营养缺失,一片枯败的景象。所有的树犹如风烛残年的老人,枝干扭曲朝地,见不到一片绿色的叶子;地上杂草丛生,偶尔见到一两株野花,全都蔫耷着脑袋,手指轻轻一碰,花瓣随即落地,花托处还流出褐色的黏答答的液体,一股奇臭随即蹿出。

走进垃圾填埋场大门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恶臭,成群结队的苍蝇四处飞舞。“这个味道我们早就习惯了,苍蝇、蚊子也都是老朋友了”,垃圾场一位工作人员看到记者屏住气息、挥手驱赶苍蝇的窘样苦笑着说。

“只要能吃苦,一个月赚个3000来块钱不成问题”,这个中年妇女说,因为钱好赚,她的丈夫前不久也从江西老家来到这里捡垃圾。“我已经做了一年的活了”,另一个年纪稍轻的女子,一面呵斥着“山”下躺在地上的一个小男孩,一面对记者说:“我们家3口人现在吃住都在这里。”

“一般人干不来这种活,脏!”拾荒者告诉记者,刚开始的时候也恶心地吃不下饭,活干久了不但浑身痒,而且还头昏昏的。一名男子卷起衣袖露出手臂,上面布满了疥疮和一道道抓痕。

 “这边的水苦得很”

记者发现,垃圾场边上有几垄菜地,上面长的青菜,叶子枯黄枯黄的。“这菜是我们自己种的”,拾荒者告诉记者,“菜长出来后割了两茬,吃在嘴里味道怪怪的,吃了几口就吐了,还拉肚子,不敢吃了。”

菜地前方是一条淌着污水的“小河”,拾荒者说这里原先是一块平地,“水从垃圾上淌下来,天天冲就冲出条河来”。“河水”乌黑油亮,拾荒者的孩子在“河”边玩耍。

记者随后赶往江宁麒麟镇的轿子山有机废弃物处理场,这里每天要负责三个区将近1000余吨的生活垃圾。从居民生活区远远望去,满山遍野都是一座座垃圾堆聚而成的“小山”。走近垃圾场,浓烈的腐臭味中,上百名男女正忙着从垃圾中捡拾瓶瓶罐罐。一辆满载垃圾的卡车驶来,车尚未停稳,拾荒者便一哄而上,有的甚至还爬上车子争抢垃圾。垃圾卸载后,拾荒者又将垃圾团团围住,用二齿锄争相翻挖。

“很多村民得癌症”

在距离垃圾场1公里处的窦村,一位大嫂正从一口井中打水,水的颜色泛黑,浑浊不堪。“好多人得了癌症”,这位大嫂对记者抱怨,自从垃圾场建成以后,村里就不断有人生病,尤其是那些经常去拾垃圾的人,患癌症的特别多,“两个月前,村子里有一个人得癌症死了”。

“我们这里都不用抓计划生育”,村干部苦笑着说,垃圾场在这里建成后,村里的人口已呈负增长趋势,总共2000多人的村子,今年已经有20几人生病死亡,死亡村民最年轻的只有33岁,大多是因为患了肺癌、胃癌、食道癌等癌症。

窦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说,轿子山有机废弃物处理场建成后,附近的村民还有一些外来人员,都赶着去捡拾垃圾换钱。有的人还把从垃圾堆里挖出来的食物喂猪,“猪吃了这些东西长得特别快,我们都不敢吃,全卖到市场上去”。这位村干部向记者透露,这两年,附近的农田、鱼塘、河沟都受到了污染,当地产的农作物以及水产品,附近的人都不敢吃,全部拉到城里去卖。

垃圾中所含的有毒成分和重金属不断渗入土壤,不仅让土地将失去利用价值,地下水受到污染不能饮用,垃圾腐化后排放的氨、硫化氢等气体又会对大气造成污染,随着空气流动扩散,将大范围对居民的健康造成影响。试想一下,那些在垃圾场周围种植蔬菜以及饲养的家畜流入市场后......

当我们在大量制造垃圾的同时,垃圾带来的危害也正在悄无声息的侵袭着我们的健康,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。如果不改变现状,垃圾污染将成为新的灾难!

本文新闻来源于人民网《垃圾处理引发城市危言》

+ 上一条:其实,环境污染比战争更可怕!
+ 下一条:塑料袋那些事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