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动态
行业新闻
工作动态
对外交往
维权服务
它山之石

        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
The Green Volunteer League of Chongqing
电话:17723000412  13310244263
电邮:
17723000412@163.com 
地址:重庆大学高资楼11栋
邮编:400044
网址:
www.greenu.org.cn


首页>>工作动态
他的芳华——忆吴登明二三趣事
发布时间:2018-01-19 来源:绿联会办公室 编辑:123456编辑 浏览: 2430

吴登明是我干爹。可惜翻遍父母的相册,却偏偏没有他的照片。

不过,我记忆中最早的画面是可以追溯到1979年春节,他一家人住在重庆大学松林坡的旧式平房。这是只有一层的砖木房子,出门是坡,坡上有菜地,白菜、胡豆、豌豆尖。在他家门口,高大敦实、声如洪钟的他把我高高抛弃再稳稳接住,惊魂未定的我紧接着被他贴面而来的胡茬扎的生疼,那时我6岁。之所以多年以后还能把时间准确定位在1979年,因为当时吴登明给我父母提到部队征召复员军人准备作战,若干年后,一对应国家大事,就明白就是指对越反击战。

我现在还能模糊想起他的意气风发,感觉到他对重回部队的那种强烈渴望。

我爸和吴登明是战友,60年代从军后去了云南,他是班长,部队先后驻扎过陆良、弥勒、宜良等地,也曾北上内蒙拉练,雨夜泅渡红河。据说最有趣的一次,是部队穿越西双版纳的少数民族区域,必须借道一个傣寨的石板路。估计地处偏远蔽塞,寨子里的傣族人还在延续着解放前的仇汉情结,因此山民就在寨门前的一堆新鲜牛粪上放下一个饼。意思吃了就是一家人,开门迎客,否则请绕行。这下子解放军们面面相觑,也就是借个道,犯得着非要攀你这傣族的亲戚吗?但部队又三令五申,要执行民族政策,要尊重和团结少数民族。就在这既不能讲卫生、讲道理,同样也不能耍横的时候,吴登明出风头,大步上前,捡起饼子大口吃起来,边吃还边打手势,估计意思是说好吃、好吃,再来一个。于是,寨门开了,寨门后面驾起的鸟枪放下了,山民们夹道相迎,队伍平安通过。在信息化的今天看来,似乎很难相信彼时建国已近20年,居然还有国家军队不得随意通行的道路,简直是匪夷所思,要靠着一个粘了牛粪的饼来做信用担保才算完事。但换个角度看,宁可吃下这“米田共”,而不动粗,对于时年20正血气方刚的军人,其单纯和挚诚又何其珍贵呀!

重庆话里有个词汇——猫煞,这个词就是吴登明的标签之一。特别是煞字,就是天不怕地不怕、神不怕鬼不怕。有次部队到宜良拉练,我爸接到命令,翻过2个山头到一片坟场的某个弃墓取一份情报(一个纸条)。那时候人单纯呀,我爸虽然接到任务后心里直打鼓,可军令如山,也不得不去。子弹上膛枪壮胆,哪怕那夜风高月黑,也要到死人堆里去走一遭。当我爸胆颤心惊的取到纸条时,突然听到身后的茅草淅淅索索,登时啪的拉开保险栓,喝到“谁,不出来开枪了”。那边,吴登明的声音响起,“是我”。原来,是吴登明放心不下,一路悄悄的尾随而至。有的人,字典里天生就没有害怕两个字,说的就是他。当吴登明退休后从事环保事业后,为了巴山渝水,更多了累不怕苦不怕、官不怕霸不怕!

这是他芳华岁月里的点点小事,记录下来,是缅怀,是纪念,更是珍惜。

+ 上一条:聚焦:湖南株洲松本药业污染事件
+ 下一条:世界环境日|对塑料说“不”